⭐萨

凯氏症候群

深夜爽图,
是凯。
其实是人体练习。

以及。各位有兴趣的看看咱自家的挂件嘛(广告)

【凯中心/HP paro】霍格沃兹是最好的魔法学校(03)

三、尊敬的,我的草药学教授
我终于更了,上课真恼火。
仍旧是凯中心,有style,以及我不知道叫什么的…Chrisyle?
这一章有Christophe出现,就是电影里的人,似乎更多人喜欢叫他mole,但我更偏爱Christophe这个名字,其在文中是成年人设定。

晚饭之后,凯尔在院长的带领下去往格兰芬多寝室,上楼梯的途中,凯尔耳边传来一个声音——
“你好啊新来的小格兰芬多。”
“呀!”突如其来的问候吓了凯尔一跳,他一转头,是一副笑嘻嘻的油画在向他挥手。
“天哪,这里的东西都是会动的吗?”凯尔呆滞地向着油画里的先生也挥了挥手。

“也不全是,但至少报纸和照片会。”斯坦小声地告诉凯尔。

“我真幸运,等我回到家,一定把这些都告诉ike。”凯尔望向斯坦,眼睛里闪着光。

“ike是?”

“我的弟弟。”凯尔得意地笑了笑。

“哇,他也和你一样,有这样的红头发和绿眼睛吗?”

“这倒不是,ike是我们家里领养的小孩,是黑头发,像你一样直的度咯打。”说着凯尔拽直了自己的头发给斯坦示意,“他是个很聪明的小男孩儿。”

看着凯尔眉飞色舞的脸,斯坦甚至有点儿羡慕ike,毕竟他的姐姐可不会这样夸奖他。

“听上去你真喜欢他,让我也有点想见他了。”斯坦晃了晃脑袋,“寝室到了,看,那个是胖夫人。”

“新的小格兰芬多们,你们的第一个的开门魔咒是——火星,记牢了,只有这个才能让你们进来。”胖夫人语气很和蔼。

格兰芬多的寝室看上去很不错,这个屋子简单而精致,格局通透开阔,透过打开的的半圆顶窗户,皎洁的月光也能洒进来,空气中都浮动着明亮的纤尘。

凯尔的带来的行李已经被妥帖地放在他的卧室里了——加上他新的校服,猩红色和金色交织的领带和打理的整整洁洁的灰色毛衣。凯尔把他的校服穿在身上,巫师袍直直地垂到他的脚踝,只露出他褐脂色的尖尖的小皮鞋。铜框的镜子里,尺寸略大的衣装称的原本不够高的凯尔更加小巧,但是凯尔很满意,这样才是一个有模有样的巫师了嘛。

试完衣服后,凯尔将他们整齐的叠放在床边,继续拾掇了一下其他的小东西,譬如他从家里带来的鲸鱼布偶①*——被安稳地放在了枕边。
——分割线——

从火车上的初识,斯坦和凯尔的友情进展的很快,凯尔有时候盯着斯坦的脸,总觉得好似看见了一个分别了很久的旧相识——他们在曾经的旅途中相遇,一起在雪山下的酒馆里找了一个靠边的座位,畅聊欢饮数夜,最后相拥而离开,如今又相遇在人潮涌动的街道。

在霍格沃兹里,凯尔每天早上去叫斯坦起床,和斯坦一起去上课,一起享受午饭和晚饭,再一起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天气晴朗的时候,斯坦会带要不是斯坦并不爱去图书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会更长。

“凯尔,你为什么老是喜欢泡在图书馆?”总有人这么问。

凯尔通常会扭过头看那人一眼,又转头埋入书中,轻描淡写地回答:“不然呢,把多出来的时间用在在两片面包里多涂一点奶油吗?”

其他人都说凯尔就是个彻底闷头闷脑的书呆子。

凯尔不以为意,但他有点后悔他的比喻,他喜欢奶油。

凯尔认为霍格沃兹是一个大气恢宏的学校,可他的图书馆也保留了其内在细腻温厚的气质。在图书馆里,四处都摆放了色泽淡雅的兰草,其散发出的甜蜜气息可以使人安神;天花板上施加了魔力的吊顶让室内能始终保持柔和不伤眼的光线;四周古朴的墙壁下端,刻有古老的欧洲油画;傍晚的时候,透过窗户往外看,还能看见黛色天幕上翻飞流动的烟粉色云霭。

在这里读书,无异于孤身静坐于天地静默之间了。

这个刻苦用功的小巫师同样天赋异禀,一年级的课程对于他来说很轻松,一年级的必读课本《一级标准咒语》他几乎赶在了所有人之前掌握。同时,新生们往往苦恼的变形术似乎也难不倒他,曾经一次Clyde失败地造成了一次不完全变形,对着面前孤零零的青蛙身体挥舞了半天魔杖也无济于事,他几乎要嚎啕大哭了,只见凯尔悄悄穿过焦急围观的群众走到Clyde面前,“让我来吧,这不困难。”他嘴角微微上扬,举起手魔杖稳定在空中,直直对着那变化糟糕的物体轻声念道:“Reparifarge”,凯尔的声音轻轻细细的,却让物体在一点微光之后忠实地变回了原型。

之后斯坦惊讶地问他:“你真的是麻瓜出身吗,真正从小就了解一些魔法的人也未必和你一样聪明。”

“完全没有的吧。”凯尔摇摇头。

“喂!我已经看到你眼睛里的神气了你这个混蛋!”斯坦从后面环住凯尔,用力地揉了一把凯尔的柔软的卷发。

凯尔也毫不示弱地反击,挣脱开斯坦的束缚,他们嬉笑着从人群中离开了。

今天凯尔意外地没有泡在图书馆里,和斯坦一起回到格兰芬多休息室,斯坦将他整个人舒展开躺在沙发上,把手靠在脑后,望着天顶上巨大的格兰芬多图案,对凯尔说:

“凯凯②*,你那么厉害,你比较喜欢哪个学科一点。”

凯尔正坐在一旁往自己的面包上抹枫糖浆,听到斯坦的问题,愣了愣,“我啊,草药学吧。”

“诶是吗,我以为你会喜欢更有挑战性一点的——比如魔药学,炸坩埚多刺激。”斯坦从沙发上扭过来,盯着凯尔。

“因为我喜欢草药学教授,他是个很好的人。”

“Christophe教授?我觉得他看上去凶凶的一点也不友好,身上还有烟味儿,在认识他之前我一直以为草药学教授会是温柔的女士,你为什么会喜欢他?”斯坦很疑惑。

“他本人很不错的,我入学的时候,还是他来接我的。”凯尔笑了笑,舔了舔留在手上的枫糖浆。

“……”斯坦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凯尔,似乎很像得知这其中的原因。

“我想他不想让人知道,别问了,另外,别忘了明天要交的文章,斯坦!”

斯坦失望地撇撇嘴,耸了耸肩,“好啦,我不问,我去了。”

————分割线————
Christophe教授常常被称为“一个并没有草药学气质的假草药学教授”,大概是他阴沉的外表所致,不像人们往往认为——无论巫师还是麻瓜,和绿色植物打交道的人往往笑容可掬,或是温和谦逊,可Christophe教授总是蹙着眉,黑色的头发,深色的眼睛,一身黑色的长袍,透过他的外表,只能看见一汪宁静的深潭,往往使人忍不住避开。

是在一天下午,上草药课的学生们都走光了,只有凯尔还坐在那儿,耐心地背诵着上课的内容。

Christophe教授走过来,弯下腰,半蹲在凯尔面前,他用略沙哑的声音叫了一声:

“凯尔布洛夫斯基?”

“嗯…?”凯尔抬抬头,随即一个激灵从座位上弹起来,看着面前的人,“教,教授,有什么事吗?”

“现在像你一样刻苦的学生不多了。”Christophe站起来,打算转身走,几步之后,他停顿了一下,又转过身来,凝视着凯尔。

“凯尔…”Christophe的声音缓和下来。

“教授?”

“你还记得我吗,在你来霍格沃兹以前。”Christophe挥动魔杖,他的头发从发梢开始,接着一整个变成了深棕色。

“这是我原来的发色。”

凯尔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呆呆地摇摇头。

“果然不记得了,也是,当然的我可比现在狼狈多了,脸上也都是灰尘和泥土,不过没关系,凯尔,你听我说——”Christophe再一次蹲下来,用深灰色的眼睛凝视着面前的小孩子。

“曾经我学院给了我一个任务,可是我并没有完成,我的同伴也消失了,我罹患了阴险小人的迫害,我吃下魔药假死,他们才停了手,我被扔在了麻瓜区——为了让我不被学校的人发现,他们想要断掉我的后路。我躺在小巷子苟延残喘,忍不住地谩骂这个世界,然后你出现了。”

凯尔睁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那时比现在更小,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个傻子觉得我没死,你拉住我的身体,天真地以为可以拖动我,我当时的脑子嗡嗡作响,不停地咒骂着,说着胡话,但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你自顾自地说着什么‘你会没事的,我会带你回家’③*之类,我想麻瓜都这么迷糊吗,于是用了我的最后一口气聚集了魔力看清了你的脸——那是我第一次见你,你现在还是一样的样子。接着我就倒下了,极其窘迫地躺在脏兮兮的水泥地上,天上一群群的鸽子从我面前盘旋飞过。然后你着急了,你抱着我哭啊哭,我真不明白,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会把一个不过萍水相逢的人抱在怀里流干自己的眼泪。”

“似乎最后你还是把我放在了一棵树下,真不知道你怎么做到的,我命够长,气够硬,还是被魔法部的人找到了送回学校,在医院的软榻上躺了大半个月,身体恢复之后我就辞去了魔法防御课的职务,请求调去了教授草药学。在这个温室里,看着一盆盆绿意盎然的草木,我就会安定下来。看着他们摆动的叶片,我的记忆的往事也随风浮现,我会想起你——哪怕不过萍水相逢。”

“能再见到你,是梅林的奇迹…”Christophe把手搭在凯尔的肩膀上,他的眉头已经完全展开了,他的表情很温和。

“凯尔…”

高大的男人弯下腰,轻轻地拥抱着身边小小的学生。

“我也很开心,教授。”凯尔回应道,他能Christophe微微颤抖的脸,“你肯定受了很多伤,我甚至不敢想,如今你会有更多高兴的生活啦。”


①:来自原作里,凯凯曾经很主动地救过一条鲸鱼,于是设定为凯凯最喜欢的动物为鲸鱼。
②:斯坦对凯尔的爱称,其实是我对凯尔的爱称,是私心。
③:来自sp电影里,Christophe将死的时候,凯凯将他抱在怀里时说的话,凯凯真是太温柔了。

20分钟摸鱼,是卡卡。

看了一下七创新的人设,啊,雷总从喜欢喝红酒变成习惯喝啤酒了,还喜欢撸串,皇子大人你的爱好真亲民,虽然我个人还是比较喜欢旧设定。

k2 真好,我希望你们都能看一看

Bichu:

这对好棒的

【凯中心/HP paro】霍格沃兹是最好的魔法学校(②)

二、分院帽的抉择总是正确的

嘈杂的大厅里挤满了人,大家都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分院的事,讨论着自己的期望,四个学院的名字此起彼伏地被谈到,凯尔没有加入他们的热闹,他倒是挺喜欢这个明亮整洁的房子,屋顶高悬,星光微微闪烁,使他感到心中宁静,适合像这样一个人站在角落看看自己的书。

“pip,我就是二十年前那个被你所救的那个囚犯,这二十年来我一直心系你的身影,如今我唯一创造了一大笔财产……”只翻数页,忽然又有声音传来,但不如凯尔刚见斯坦时的愉快,这次是一慵懒且高傲的声音。

凯尔没把头抬起来,只是抬了抬眼睛,眼前是一个有些发胖的,比他稍高一些的小巫师,估计也是一年级的新生,紧紧跟在他身边的,是一个怯生生的金发小巫师,不自在地搓着双手。

“哪儿来的小书呆子啊,怎么像个娘们儿一样,缩在角落里呢。”胖巫师昂起头,用尖酸的语气攻击着这个他第一次见面的小男孩。

凯尔没有回答他,继续看自己的书。

“我听说了,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麻瓜,听着,麻瓜可是没有什么能耐的,好好珍惜在霍格沃兹的生活吧。”似乎是无礼地从鼻子发出的,胖巫师发出了一身轻蔑的“哼”声,“泥巴种。”

原本凯尔压根没打算理会这个无聊且傲慢的人,但泥巴种三个字实实在在地激怒了他,这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对他的血统说三道四,不,巫师之间,哪里有什么血统可言呢?他觉得这真是荒谬,如果有一面镜子,他一定能看到自己脸色的铁青,他伸手去摸自己的魔杖,摸到半路又停了下来,他决定用最直白的方式,回敬对方的傲慢。

凯尔狠狠地攥紧了拳头,呼地向面前的人砸过去。

拳头硬生生的砸在了对方的脸上。
胖巫师一个趔趄摇摇晃晃地往后退了几步。

这一拳下去,凯尔的气差不多也消了,之后对方吵吵嚷嚷地骂些什么也都没有听见,只看见在其身旁的金发小孩的安慰和规劝下,那个讨厌的家伙终于咬牙切齿地离开了。

“果然在这里麻瓜的方法还是很奏效的嘛。”凯尔吹了吹自己的拳头,向站在旁边的和其他人聊天的斯坦走了过去。

“Dude,你刚才是不是打了那个胖子,干的漂亮兄弟,那就是个讨厌鬼,明明他也不是什么人物,却老是一股趾高气扬的样子,还爱好对别人颐指气使,估计也只有他身边那个小孩儿,butters,是唯一对他忠诚的人,真可怜。”

“真的吗?”凯尔托着下巴望向斯坦,“他叫什么名字?”

“Eric cartman。”

凯尔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很快就忘记了这段小插曲,继续翻阅起他未看完的书来。

斯坦看凯尔沉浸在阅读中,便也没再去打扰他,他向周围的人都打了个招呼,当他注意到他的青梅竹马wendy和她的闺蜜Bebe后,径直走了过去。

“你们好啊女孩子们,好久不见了。”斯坦热情地向两个女孩子挥着手打招呼。

“好久不见斯坦。”

“怎么样,最近玩的开心吗,你们不是说,要在进去学校前好好享受一个假期吗?”

“相当——相当不错的,是不是wendy?”金黄色卷发的女孩搂了搂身边的闺蜜,又往远处望了望,抿了抿嘴,问道,“啊——斯坦,之前你身边那个男生,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我之前怎么没见过他啊。”

“他叫凯尔,我在来霍格沃兹的列车上结识的。”

“他真可爱,他红色的卷发是不是和我很像?”Bebe抖了抖她蓬松的金色大卷发,露出了一个浮想联翩的笑容。

“啧。”斯坦和wendy同时发出一声感叹,wendy又附加了一句“我以为你会喜欢高大英俊的。”

可Bebe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地向凯尔在的方向张望。

“朋友,真不知道是该为你开心还是担忧。”斯坦也望了望凯尔,无奈地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片刻后,嘈杂的大厅里突然归于安静,凯尔抬起头,大厅的正中间,正站着一位优雅庄重的女士。

“那是副校长。”凯尔听到旁边的人轻声说。

一声清咳后,台上的女士微笑着向台下的学生们说道:“欢迎你们来到霍格沃茨,开学宴就要开始了,不过你们在到餐厅入席之前,首先要你们大家确定一下你们各自进入哪一所学院。分类是一项很重要的仪式,因为你们在校期间,学院就像你们在霍格沃茨的家。你们要与学院里的其他同学一起上课,一起在学院的宿舍住宿,一起在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里度过课余时间。
“四所学院的名称分别是: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和斯莱特林。每所学院都拥有自己的光荣历史,都培育出了杰出的男女巫师。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在霍格沃茨就读期间,你们的出色表现会使你们所在的学院赢得加分,而任何违规行为则使你们所在的学院减分。年终时,获最高分的学院可获得学院杯,这是很高的荣誉。”

话音既落,四周传来热烈的掌声,在分院歌唱完之后,分院开始了。

“stan marsh,请上来,让充满智慧的分院帽为你决定你的去向。”

斯坦毫不迟疑地走了上去,那脸上的信心和自得看上去好像他一定会去到某个学院一样,实际上,分院帽也毫不迟疑地,在露出一个欣赏的微笑后,高声喊出:
“格兰芬多!”

“eric cartman。”
“斯莱特林!”分院帽几乎是看见cartman就喊出了斯莱特林的名字。

凯尔皱了皱眉头。

“Kenny McCormick。”
一个乱蓬蓬的金发从人群中挤出来,慢悠悠地走上台,名叫Kenny的是一个消瘦的小男孩儿,脸上还贴着纱布方块,穿着一件明显大了,灰扑扑的旧长袍,那样子简直就像他爷爷留下来的东西。
分院帽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如同男孩儿慢悠悠地走上台一样,它慢悠悠地说了一声:
“斯莱特林。”

“Leopard Butters Stotch 。”
凯尔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楞了一下,很快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原来他叫这个吗。”
台上,副校长女士把分院帽带在了butters头上,经过短暂的思索,它大声地喊出:
“赫奇帕奇!”
赫奇帕奇应该很适合butters,但他却有些闷闷不乐,“难道他想去斯莱特林追随那个讨厌鬼?”凯尔暗自猜想。
“wendy Testaburge。”
“拉文克劳!”
“Craig tucker。”
“斯莱特林!”
“Bebe。”
“拉文克劳!”
………
似乎过了很久,凯尔几乎要听睡着了,突然他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Kyle broflovski。”
凯尔抖了抖,一下子精神过来,匆忙地走向分院帽。原本明明刚刚看到其他人测试的时候都很普通,可现在自己心中却有一股不知所起的紧张,凯尔咽了咽口水,安静的等待着分院帽的决定。

一阵细微的声音传进凯尔的耳朵里,是分院帽在小声地和他交谈,“外边看起来很中庸,恐怕你都不知道你隐匿胸中的野心和谋略吧。”
“尊敬的先生,我不太懂您的说法。”凯尔很疑惑。
“斯莱特林,如何?”
想起cartman的嘴脸,凯尔本能的摇了摇头。

“好吧,我想你也拥有能独当一面的勇气和责任感,那就…”
“格兰芬多!”分院帽大声喊出又一个学院的名字。

凯尔很满意,也很期待未来在格兰芬多的生活。格兰芬多学院的象征是雄狮,英勇,无畏,百兽之王,伴随着烈烈地炽火和喷涌的力量。
“多好的寓意啊。”凯尔心怀感恩地走向格兰芬多红黄色的长桌,开始了他在霍格沃兹的第一顿晚餐。
学校的奶油也是爆炸好吃了。
也许在刚才,分院帽没有听取凯尔的请求,但凯尔此时也不会埋怨,他热爱霍格沃兹,热爱它的每一处,况且,分院帽的抉择总是正确的。

——————————
其实我想把小黄油也分进斯莱特林,但我找不到合适的理由。

【凯中心/HP paro】霍格沃兹是最好的魔法学校

霍格沃兹是最好的魔法学校

应该是all凯,这章是style

一、魔法世界的一年级新生

凯尔布洛夫斯基,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他的家里,他亲戚的家里通通没有一个巫师,完全对魔法毫无了解的麻瓜。在他还才满10岁4个月后,他就从家里墨绿色的小邮筒里发现了霍格沃兹的入学邀请,收到信的小凯尔兴奋得差点儿摔倒在地上,霍格沃兹,魔法,听上去太美妙了,接下来到小凯尔11岁的8个月里,他每天都盯着日历,盼望着去学校的这一天早一点到来。
临近凯尔11岁生日时,终于有特殊的人来了,那是一个高高大大的黑头发男人,有着浓重的黑眼圈和些许皱纹,身体很强壮,身上散发着混合薄荷和烟的味道,但并不太讨人厌,他似乎是学校的一个教授,在凯尔和家人短暂的告别后,便把他带走了。

“sir,我们是去哪里呀?”小凯尔好奇地盯着身边的人,同时,黑头发的男人似乎走的有些快,小凯尔只有小跑才跟得上。

“对角巷。”只有简单的三个字,没有过多的回答。

“哇哦!是我要去买清单上东西的地方吗?”小凯尔听到对角巷的名字,一下子兴奋起来。

“你看上去蔫蔫的,还挺机灵的。”男人瞥了一眼小凯尔。

“我不蔫儿啦,我会长高而且我很精神的。”小凯尔想为自己申诉,可这次男人并没有理他,他有点生气,不过也很无奈,自己和同龄的小孩儿比起来似乎是矮小了一些,不过这也不是他的错啊,爸妈明明看上去也超没潜力的,凯尔这样想。
从伦敦破釜酒吧的一个隐匿的小角落里,小凯尔还没有回过神来,就已经被带入对角巷了。一条不太宽敞的小巷子里,高高矮矮的巫师们在各式古朴的店铺中来来去去,整条街都被渲染上了昳丽的色彩,街道熙熙攘攘的,其中有高兴致的攀谈,有沉稳的低语,也有好不退让的砍价声,到处都是热热闹闹的快乐氛围。小凯尔惊奇地抬起头四处张望,毕竟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太新奇了。

“哇哦,这可比麻瓜集市丰富多了!”凯尔兴奋地攥住了他的小拳头。

“别只顾着看,快去办正事,喏,先去那儿买你的长袍。”男人向前指了指,说,“摩金夫人的长袍专卖店。”
黑发的男人在来之前已经帮凯尔兑换了一些加隆,凯尔现在可以自由地去买到他所需要的东西。

“收到sir!”凯尔似乎察觉到了男人大概缺乏一些耐心,于是他加快了步伐,三步并两步跑去了商店里。
伴随着一声风铃的清响,一位笑容可掬的胖女巫来到门前,并对凯尔说:“哦,看看我新的客人,你是我今天见到的第10个可爱的小巫师,你是一个人来的吗,亲爱的?”胖女巫的语气很和蔼,让凯尔感到很舒适,跟着她进了店里。

“是的夫人,我的父母都不是巫师,是学校的教授接我来对角巷的。”凯尔歪歪头,笑着回答魔金夫人。

“真是不错,我好久没有看到你这样可爱的巫师了。”摩金夫人说着摆弄了一下凯尔卷曲的红发,然后接着为他测量尺寸。“你的眼睛很灵动,你想必一定是很聪慧的巫师,在霍格沃兹你会有很好的发展。”

“没有啦…夫人你言重了。”凯尔挠了挠头,突然的夸奖让他有点脸红,不过心中还是暗暗窃喜。

“我看人一向很准,小可爱。”摩金夫人微笑着把一件柔软的黑色长袍递给凯尔。
凯尔谢过胖女巫,一边套上长袍一边问:
“夫人,我的弟弟将来也能来霍格沃兹上学吗?”
“你的弟弟是麻瓜吗,亲爱的,麻瓜可不能来学校学习,只有巫师才可以。”

“我也不知道,他是我家里收养的孩子,我真的希望他能来和我一起上学,要是一直一个人在家里,他会很孤单的。”

“你真是个好哥哥呢。”摩金夫人没有回答,只是这样安慰了一下凯尔,毕竟麻瓜里的巫师也是百里挑一了。
凯尔挥手道别了摩金夫人后,陆陆续续地去了其他商店买齐了所需物品,在最后奥利凡德先生的魔杖商店,小凯尔得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根冬青木魔杖。

“天空中那么多繁星,可这根魔杖选择了你,冬青木象征着柔韧与圣洁,它会为你祝福,能为你驱走邪恶,好孩子,你得好好爱护这根细腻精致的魔杖。”奥利凡德先生凝视着面前年轻的小巫师。“魔杖之于巫师,比璀璨的珍宝之于国王还重要。”

凯尔把魔杖紧握在手里,魔杖溢出温热,好像突然有了铠甲。

当凯尔再去找到领他来的男人时,仅仅4.7几英尺①*的小个子手上已经拿了一大摞东西,可男人并没有要帮他的样子,只是捻灭了手中抽了一半的烟,望向凯尔说:“去学校,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直接冲进去。”

“真冷淡的老师啊。”凯尔在心里暗自想,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不过很顺利的,他终于踏上去学校的列车了。

黑发的男人这时还站在站台旁,心里想:“很有胆子嘛,没有家人的陪同,又是麻瓜出身,居然第一次就毫不迟疑地冲过去了。”看着凯尔已经消失的背影,男人微微点了点头,很快地转身消失了。

凯尔在火车上很快地找到了一个空的座位,他放下他的双肩包,从里面拿出了一本麻瓜的书《远大前程》,倚在窗边,准备用来消磨到学校前的短暂时光。

当Philip从伦敦重新回到镇上郝薇香小姐的庄园的时候②*,重新见到了艾斯黛拉小姐…这时,突然有人走进了凯尔的车厢,是一个和凯尔年纪相仿,黑头发,很有精神的男孩子,为了表示打扰的歉意,他立即对凯尔露出了一个标准的美式笑容:

“我叫斯坦,霍格沃兹的一年级新生,朋友,能我也坐在这里吗?”黑发男孩子指了指凯尔对面的位置。

看上去似乎“盛情难却”,凯尔很自然地答应了斯坦的请求,他放下书,对斯坦伸出一直手:“我叫凯尔,凯尔布洛夫斯基。”
斯坦很热情地握了握凯尔的手,与此同时,他的目光也休息到了凯尔身旁的书。

“凯尔,这是什么书,看上去好有意思,我只看过一些家里关于魔法史和巫师史的书,从来没见过这些。”斯坦的表情很惊讶。

“远大前程,是麻瓜的小说,我很喜欢的一本。”凯尔笑盈盈地把书拿起来举在面前给斯坦示意。

“你是麻瓜出身,那可真少见,从我出身到现在,我的身边都是各种各样不同型号的巫师。”

“我的身边也是各种各样不同型号的麻瓜。”凯尔笑了笑,“包括我的父母,我的父亲还是一个律师。”

“我的父母都是巫师来着,不过我的爸爸倒是对麻瓜很感兴趣,说不定他会很喜欢你,等等…律师是什么?”斯坦突然意识到凯尔说了一个他从来没听过的词汇。

“很简单啦,就是帮有矛盾的人们互相辩解。”

“听上去像魔法部耶。”斯坦也笑了。

“对了斯坦,我有带来一只小猫,花斑色的,也是我家里的小猫,是我弟弟给我的生日礼物。”凯尔在头上比出小猫耳朵的样子,晃了晃脑袋,还细着嗓子学着小猫叫唤了两声。
“听上去真棒,凯尔,你真有趣,我喜欢你这个朋友,我能坐过来吗?”斯坦向凯尔探了探身子,眼神里都是期待。
其实斯坦是觉得,凯尔的声音软软细细的,加上叫自己名字是微微的鼻音,真是温柔啊,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好,好啊。”对于这位新朋友的热情主动,凯尔有点措手不及,但斯坦看上去很友善,眼神里也都是真诚,让他坐过来大概也没什么问题。

不过斯坦倒没有一过来就挤在凯尔身上,只是安安稳稳地坐在了凯尔旁边,保持了一段距离。

靠近后斯坦才发现,凯尔的身上有一股细腻的栀子香味,难道这样小的一个男孩子,会在自己身上喷香水吗?

坐过来之后,车厢里很快热闹了起来,斯坦滔滔不绝地和凯尔说起巫师家庭的日常生活,譬如他的母亲如何用魔法做家务和照料她的花园,譬如他的父亲用魔法闹出了多少笑话,譬如他曾吃多味豆吃到对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呕吐,譬如他的姐姐曾因为他忘了去买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上面有对一位英俊的男巫师的独家报导),而对着他大喊“倒挂金钩!”而使他无比尴尬地倒悬在家中,甚至连火车外匆匆闪过的风景,斯坦都能念个一二三出来。

“凯尔,”斯坦突然叫住了红发的小男孩,“到了霍格沃兹,你想去哪个学院?”

“我来之前曾在书中读到过霍格沃兹的分院,霍格沃兹是一所优秀的魔法学校,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斯莱特林,四个学院都惹人喜欢,各有长处,至于我嘛,合适的就是最好的,不过我希望我能有一个令人敬仰且耐心的魔药学教授,我对魔药很感兴趣。”

“这不没回答嘛…”斯坦小声地嘀咕,其实问问题之前,他曾有一点小小的期待,凯尔会说“想和斯坦在一个学院”,现在看来是愿望落空了,不过也对,他们才不过刚认识而已。侧过头盯着凯尔,斯坦思索着凯尔会去哪一个学院——凯尔看上去很聪明啊,会是拉文克劳吗,还是斯莱特林?斯坦再看了一眼凯尔,柔软的红色卷发蓬蓬松松的,但因为大概是主人不会打理,显得有些凌乱,圆圆的脸颊,小巧的鼻子,粉嫩嫩的嘴唇——
“原来麻瓜也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子吗?”斯坦不自觉地说出声来,在这一瞬间,他感觉脸颊有些发烫,好在他的声音比较小,凯尔似乎并没有听见。
为了缓解自己的脸红,斯坦很快转向了其他的话题,在一起分享了凯尔带来的新奇的麻瓜食物后,两个人都纷纷靠在座位上,进行一段短暂的小憩,以度过列车上最后一点快乐的时间。

①*设定11岁的凯凯是1米45,讨论出来的折中的身高,文中换算成了英尺。
②*远大前程照应了SP里的pip,这里算玩个梗,不过我个人也确实很喜欢狄更斯,文中为书中一个确实的情节,远大前程很好看,你们都应该去看看!
私心觉得凯凯很像赫敏,所以后文可能会出现一些致敬原著关于赫敏的情节。
猜猜看来接凯凯的黑发男人是谁?

源自1507/1508,style+cartyle(主要),硬生生地套上了HP paro,ooc,都是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