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氏症候群

【cartyle】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二战设定,很迷,很突发
战场上的快乐圣诞
他是他的旧友,他是他的仇人,他们之间背负了太多的债,而他们在这个时候,一笑泯恩仇。

今天的晚上没有执行任务的劳顿,没有行走的奔波,德国柏林的军官们,在军营里煮上了酒,已经开始谈笑风生了。今天非比寻常,满面灰尘的人也会重拾平静虔诚地祈祷晨曦日出,浴血奋战的人也会停止战斗坐到火炉旁为前一秒的敌人斟酒。今天的意义在于人们放下了过去和未来,让今天永恒,歆享着天地间的幸福和安乐。
战场上的圣诞节,是一个伟大的日子。
“Frohe Weihnachten!”(圣诞快乐,德语)身穿大衣的军官们相互祝贺的声音在军营里回荡。
如果要说在这样的一个日子里还有什么骗局的话,那一定和一个叫凯尔的,正呆在这军营的其中一个帐篷里的犹太人有关。
凯尔命运在二战里和大多数犹太人无异,在逃难过程中,他的父母被纳粹士兵迫害,唯一的弟弟现已走失,意味着他的家庭已经支离破碎,他的身上充满了悲剧色彩。但他又并非那样不幸,他被抓入集中营后却和他的一个童年的旧友重逢了——哪怕这位友人已俨然是一个纳粹军官,胸前闪闪发光的勋章不知道是多少他的同胞的鲜血浇筑的。凯尔本以为他们不会再相逢,谁料到他们的重逢竟是这般充满着血与恨,让凯尔感到穷途末路的心凉,他等待着无穷尽的梦魇,睁开眼睛却发现纳粹军官的眼里不是想象中的暴虐,军官说:
“你走吧,扔掉你的袖章,换上这个军营里多的女医生的衣服,我掩护你逃走。”
感动,疑惑,凯尔心中五味杂陈,但他甚至来不及想为什么军官要放了他,来不及想是否应该信任纳粹,因为行走在刀刃上,他首先要逃命,要活下来。
他们走到半途中,却被一个小士兵拦了下来,士兵似乎认出了凯尔,情急之下,纳粹军官说出了凯尔至今也难以相信的话:
“让开,你是瞎了吗,这是我未婚的妻子,为了见我,特意来做战地医生,你他妈让开!”
小士兵愣了愣,紧接着连连说对不起,军官随即快速地拽着凯尔离开了。
不过这样一来,军官的未婚妻的新闻就在军队里传开了,军官和凯尔都很苦恼,因为这样就很难逃掉了。
营帐里,军官为凯尔找来了普通女子的衣装,命令凯尔以后都得穿成这样,凯尔有些抵触,军官很无奈,他抽了口烟,直直地盯着凯尔说:“你永远都这么傻,你以为你尚还安全,其实你死不死都是一瞬间的事,要么他妈好好听我的话,要么自己滚。”
凯尔脸色难看地点了点头,瞄了一眼面前的人,感觉面前人的脸色好像还算温和,然后似乎是鼓起了全身的勇气问:“cartman,你为什么要救我?”
军官又吐了一口烟,楞了一秒,脸上却突然变为不耐烦的神情,顺手抓起头巾给凯尔系上,说:
“你的废话真多,闭嘴吧,穿衣服。”
然后军官就安静地看着凯尔,带着头巾,穿着长裙,踏着小高跟,画上温柔的眼线,涂着樱桃色的口红的凯尔,他眯了眯眼,笑着说:
“给你7分,像个柏林木匠的女儿。”
凯尔没有回答,他们之间的桎梏并不容忍谈笑,凯尔就想象自己正在演一出戏,戏中人也这样站在这里。
一个柏林的女子,纳粹军官的未婚妻子,军队的战地医生,名字叫做…凯莉?
渐渐的凯尔开始和其他军官熟悉起来,他们会戏谑地叫凯尔“小新娘”,凯尔并不敢和他们多说话,只有假装腼腆地笑一笑,换来军官们更多的欢笑,他的“未婚夫”告诉他会再找到合适的时机逃走,可这一天却迟迟不来,但是充满迷茫,困惑和罪恶的军营生活越来越多,每一天对凯尔都是煎熬。
说起凯尔的确会一些医术,不然就战地医生这一点也迟早穿帮,每天他看着德国士兵的伤员们,无限悲悯便涌上心头,但忽然想起他们实际是残杀自己同胞的偏激的恶人,又忍不住想咬牙切齿的怒火。
冬日渐深,雪下得愈发紧了,战事也越发激烈,在一个战争的空隙里,其他人问起那个纳粹军官关于他的未婚妻的事,纳粹军官竟然又临时编造出一个谎言,他满脸愁绪地说:
“是因为战争啊,不然她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其他军官都为他感到惋惜,其中一个说,“不如就由我们见证,以营帐做教堂,以天地做神父,在一个星期后的圣诞节里,让你们成婚。”这话一出,其他人均称好,而那位军官也没有拒绝。
这个决定并不由得凯尔的犹豫和拒绝。
圣诞节的夜晚,没有仪式,没有礼服,凯尔,那个纳粹军官和其他的军官士兵聚集在营帐里,大家却好像是迎接盛大仪式一样的兴奋,好像是这场不成型的,甚至是虚假的婚礼能够点亮战场上的灰暗岁月一样。凯尔努力假装出幸福和快乐,但实际上是这喧闹中唯一的静默。
突然纳粹军官搂住了凯尔的肩膀,微笑着,凝视着凯尔。
“我很抱歉,我亲爱的妻子,我为你所受的苦感到心痛,哪怕在这个年代,每个人生活得都很惨痛,我是战争的参与者,我给这个世界带来了很多痛,但仇恨一旦发出,就无法停止,但你不同,你是特殊的,好像一道遥远的光芒,好似珍宝令人陶醉,此刻,我拥有你和这快乐圣诞,就很足够了。”
凯尔心头颤了颤,一瞬间似乎明白了很多事情的原委,又惊讶又迷茫,他本来以为自己是在演一个骗局,但好像最后又非骗局,戏中人也演成了自己。
军官接着说:“我的心愿已经达成了,我马上要去更远更危险的地方,你回家吧,在家里等我,我会派人遣送你到安全的地方。”
“好…我等你回来…”凯尔的意识有些迷蒙,他不知道他这句话是真心,还是仍在戏里。
快乐的战场上,圣诞欢歌也响起了。

凯凯生日快乐!!!

我不是不画贺图,我,我周末回家就画!!

一个非常潦草的胖凯脑洞,有mob元素,大概是发现凯凯特殊取向后胖子的一个阴谋

我终于更了!!

p1是工具侠坦帅哥,是没有刘海的帅哥!

p2是无脑小条漫,有ikexkyle,亲情向,有年龄操作,有长大以后比凯凯高的弟弟,里面的妹子是穿着我学校的校服!

p3是狼兔胖凯

——还记得那个格兰芬多的巫师吗?
HPparo真是画不腻,爽飞。

一个cartyle条漫,阅读顺序
从左往右HP paro,私信胖子和肯肯都是斯莱特林,胖子还是级长(大概是耍流氓当上的),凯凯是格兰芬多,和我瞎编的沉睡咒。
有川渝地区的朋友能get到我第二格台词的妙吗(自动方言语音)

【cartyle】一个脑洞,海盗胖x凯

灵感来自有一集胖子带着艾克当海盗,只是脑洞,标点符号和语言混乱
时间往前调,18世纪?他们也不是美国人(剧情需要)
凯子是贵族少爷,卡胖就是他童年时期的一个朋友…吧。然后在凯子十几岁的时候就跟着母亲一声不吭地搬走了(当然凯子还是犹太人,一直被卡胖嘲笑的)然后就分别了很多年,大概在凯子成年以后,有一次艾克与凯爸凯妈发生争执离家出走了,就瞒着父母去找他。在各种地方打听到了艾克在某个不太安全港口出现过,吓坏了,以为艾克被海盗劫持了就偷偷从家里带了赎金准备去救弟弟,然后凯子从小呆在家里没什么安全意识,乍一看船上没人就上去了,然后偷偷摸摸左顾右盼的时候,和多年未见的卡胖重逢了。
他乡遇故知当然要叙叙旧,被绑起来了(现在凯尔还不知道艾克的踪迹)关进了小黑屋。卡胖过了这么多年为了养活自己和妈妈在外风风雨雨chao社会已经混成了船长,虽然胖子战斗力不强但我觉得他能洗脑使唤一船人,然后胖子就和开始和凯子叙♂旧。虽然内心非常激动,但脸上假装没有表情的样子,然后动手动脚,凯子慌了,说我有带钱我把钱给你你放我走,我家也很有钱。
胖子笑得很轻蔑,说,你不觉得你自己珍贵多了吗?
然后免不了腥风血雨,完了之后,胖子把晕♂倒的凯子放回了他的卧室,而且给他换了一身衣服。第二天凯子醒的时候,被水淹没,不知所措,船已经重新出海了,冲了出去,发现站在甲板上的卡胖,胖子友善地给了凯子一个微笑,说,“早上好,喜欢你的新衣服吗”。
凯子n脸懵逼,大概只有他的屁股很疼才能提醒他发生了什么,这时候,他看见了瞭望台上的艾克,心中草泥马跑过,艾克也吓坏了,大叫,哥!你也和爸妈吵架了??!!
凯凯一时无言以对,艾克跑下来,开始给凯子说,我在外面瞎游荡不知道去哪里的时候,多亏了卡特曼船长收留了我。然后一脸感激地看着卡胖。
凯子一阵鸡皮疙瘩,看向胖子,胖子给了凯一个恶心的微笑,拍了拍艾克的头让他回去工作。
艾克走后,凯子一时不知道该干什么,下意识给了胖子一巴掌,说,人渣
胖子尬笑,回答,脾气还是那么大啊犹太人。
凯子心想,你他妈被qj该被拐到海上不火大,我现在就想胖揍你一顿!于是抡起拳头,给了胖子一拳。
胖子不为所动,说,这里我的人可多了,你打不赢的。(流氓做派)我知道你大义凛然,我现在把你放开了你就算大爷,我威胁你喂鲨鱼你都会自己跳下去,但是你要考虑你弟弟呢。我收留他就是猜到了今天,不如乖乖地给我干干活,算算账,我缺一个会计。
凯子心想,你妈你个海盗要个屁会计,然后胖子继续耍流氓,说,我想你弟弟还不知道他的哥哥因为他跑到这个船上来还被他的船长/操/了吧。
凯子听到这个瞬间爆炸,要和胖子拼命。
冷静,冷静,胖子安慰凯尔,凯尔你冷静一点再这样我喊了哦!
你喊个屁!凯子一肚子怨气强行吞回去了,好……,记什么账…
胖子满意微笑,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然后胖子就让凯子先去房间里(他的)呆会儿吧,无聊就看会儿书。他去干点正事,凯子也很无奈,有句妈卖批骂不出来。然后凯子坐在房间里,看了一眼胖子的书架,一堆地图,一些关于地理水文的,和一些奇♂怪的书,叹气,妈卖批,然后好不容易静下来,凯子开始理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短短的两天里事情发生的太措手不及了,简直是狂风暴雨之骤至啊,陷入回忆,突然脸红,太特么羞耻,不,耻辱了,
不能接受
反胃
气愤
难过
无奈
瘫倒
这时候突然发现这是今天早上醒来的地方,四处走动观望,在门上发现了卡胖的名字,突然尴尬,突然想杀人,突然觉得身上也许也是卡胖的衣服(宽宽的,用皮带捆了捆腰,飘飘的像小仙女×,还没有裤子),突然爆炸
翻遍房间没看到自己的衣服,冲出房门决定和卡胖打一架,没看到人,迎面走来一个NPC船员,船长夫人好,那个人这么说。凯子再次n脸懵逼,然后破口大骂,谁他妈是船长夫人,你的是鲨鱼眼睛吗!船员无辜脸,解释到,船长说要去和你聊聊天,之后红光满面地回来了,我们晚上喝酒的时候,我就问他,是不是船长你经常提到的那个人,他当时喝高了,一脸兴奋,说,你们的船长夫人,我们都哈哈大笑。凯子听了气死了,脸红成小火药桶,刚想打人,突然捕捉到一个细节,等等,经常提到我是什么意思,船员回答,你去看看,他的卧室书桌上有你的照片。凯子:问号问号感叹号!你去忙我一个人呆会儿,凯子对那个船员说,回到房间里,书桌上没有,拉开柜子,里面真的有一张照片,很旧了,但真的是他的,凯尔从来没有给过卡特曼照片,是他自己拍的,是十几岁的自己吧。

大概就到这里我还没想出后续,不要脸地求文手写。
另外有一个cartyle的群你们加不加啊啊啊啊啊啊啊QQ是617653222,没错我的重点就是宣群!!

tie up with colours

(唉画布开的太小了发出来都是糊的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