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

凯氏症候群

噢,I will make you my bitch是胖子游戏里的台词。

【style】Bunny Girl(上)

受了 @spadeA 兔女郎凯的刺激,头脑发热写的破文,大大如果看了被雷到千万不要拉黑我qwq




“一派胡言!我不同意!!!”

夜色中街角一家装潢颇具情趣的酒吧里,红发的男孩对着拿着兔女郎服装和兔耳朵的好友怒吼,尖利的声音久久回荡在空旷的酒吧里。

“你只告诉我是社会实践,没告诉我是这种,斯坦!”凯尔抄着手,怒气冲冲地看着面前比自己高了大半个头的SBF。

“凯尔,我也不想啊,但这是加里森老师指定的社会实践。”斯坦露出无奈地笑容。

“那你之前怎么不告诉我?”

“我要是告诉你恐怕就只能把你绑架了你才会到这儿来了。”黑发捏了捏鼻梁。

“不!我才不会穿这个!”凯尔持续对着斯坦尖叫。

“哎呀呀凯尔你嗓子不疼吗?”斯坦觉得耳膜震得发慌,“我们得有人做兔女郎,酒吧需要四个侍应生和四个兔女郎,我们组只分到了3个女孩!”

“那你怎么不自告奋勇?”

“没有我的码凯哥。”斯坦指了指自己宽阔的肩膀。

“其他侍应生是谁?”

“克雷格,肯尼,胖子,你不会要让胖子穿女装吧,他的大小能当两个你。”

“肯呢?他不是女装大佬吗?”

“他来的时候和前台的姑娘约炮被老板拉黑分去后勤了。”

“卧槽,靠!不不不我还是不能接受,那其他组呢,我要换组!”

“凯尔,现实点吧。”斯坦眼神里饱含着同情。“克莱德那组被分去了地狱通道医院搬尸体。”

“靠!加里森老师真恶心!”

“珍惜当下,拥抱未来。”斯坦满眼神情地把兔女郎的服装递给凯尔。

“我不想,我不合适…”凯尔低下头,气鼓鼓的脸颊像一个红红的小气球。

“今天赚的钱和所有小费都归你?”

“唔…勉强OK,之后我们一起去买新出的赛车游戏。”

“我就知道你会答应的爱你我的凯。”斯坦大力地给了凯尔一个熊抱,把面前稍矮小的人完全的搂在了怀里。

凯尔忐忑地抱着衣服走进男更衣室,本来应该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抱着女装的凯尔却有了一种走错更衣室的紧张。

“千万别有人进来啊…公开处刑啊。”凯尔哭丧着脸开始脱衣服。

光洁的肌肤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下,被衬托得更加洁白与柔和,凯尔紧紧攥着手里的衣服,吞了一口口水。

“拼了,自杀算了。”

展开衣服时,凯尔发现里面还藏有一张心形的纸条,上面写着:

“兔女郎不能穿平角内裤哦,我给你准备了女式内裤。”

读到这里的凯尔脸通的一下红了,他急忙扒开衣服,发现里面果然有一条黑色的女式内裤,还点缀着精致的蕾丝。

凯尔倒吸一口气,他觉得自己快晕过去了,他闭上眼睛,一咬牙把这罪恶的东西穿在了身上。

女孩子的东西感觉很不一样,柔软丝滑的触感紧密地贴合着皮肤,冰冰凉凉的让人想用手抚摸。

凯尔的身体不如斯坦那样健壮,臀部和腿部还保留了柔和的线条,如果说平时凯尔总是穿着松松垮垮的衣服来掩饰的话,那个这身紧身的衣服和半透明的丝袜完全把他的身材勾勒地淋漓尽致,尤其是凯尔那连漂亮女孩都会嫉妒的紧致挺翘的屁股,加上富有情趣的兔尾巴晃来晃去,任何一个人都会忍不住多看一眼吧。

“凯尔,好了吗,BEBE在外面等着给你化妆。”斯坦的声音从更衣室外传来。

“好,好了。”凯尔赶紧套上红色的小高跟鞋,跌跌撞撞地往门外跑去。

当凯尔从更衣室里探出头来时,几乎所有人都呆滞了一秒,本来做好了心理准备的斯坦,明显地感受到了自己体温的升高。

BEBE一把挽住凯尔的手,对着斯坦做了个鬼脸。“凯尔,我们走,离那些不安分的臭男人远一点。”接着一路小跑把凯尔带到了化妆室。

“BEBE,我觉得这样很奇怪,我不想穿成这样。”凯尔郁闷地托着自己的脸。

“没有哦凯尔,你很可爱哟。”BEBE抬起凯尔的脸,开始往他脸上擦粉底。

“可爱是什么形容词啊…”凯尔不满地撅起嘴。

“你很与众不同,我从小学就注意到你了,你不像那些傻男孩,你更聪明,更整洁,你去打完篮球之后,一定会洗了澡再回教室,比那些臭哄哄的男生好多了。”

“我是不是长得不像男生。”即使是变声之后,凯尔的声音仍然是尖尖的,从小到大被嘲笑了无数次娘炮,让凯尔始终觉得不是滋味儿。

“凯尔,美丽是没有性别的,你的五官很好看,是那种不咄咄逼人的感觉,所以他们会说你可爱,来,啊——”BEBE拿出一支口红,细致地涂抹在凯尔的嘴唇上,好像在勾勒一幅小画。

“真的嘛…”凯尔还是不太明白。

“果然——”BEBE高兴地欢呼,“豆沙粉很适合你,超级乖巧。”

BEBE又把面前的一把小镜子拿过来,把镜子对着凯尔,

“来,给自己一个可爱的笑脸,我们要去工作了。”

夜晚的酒吧里灯光飞舞,人头攒动,人们如流水来回穿梭,或谈笑,或歌舞。

凯尔摇摇晃晃地举着几杯蓝黄相间的鸡尾酒跑来跑去,夜晚的忙碌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他觉得他下一秒就会不小心又打翻一杯客人的饮料。

“凯尔——”从背后传来BEBE的声音,“我来帮你送吧,那边有客人点名让你过去。”

自己这个样子怎么会有人点名啊,不会是熟人吧,凯尔心里一下子揪紧了,胆怯地往BEBE指的方向走过去。

“二号桌…二号桌…”凯尔在心里默念,“千万不要出事儿啊。”

令凯尔松了口气的是,二号桌只是几个陌生的男人而已。

“3号兔女郎凯尔,竭诚为您服务,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客人。”

“你就是那个新开的,来来来坐我们哥几个中间。”看上去二十几岁的男人一把把凯尔拉到身边,“我们需要一个小姑娘陪我们喝酒。”

“我不是小姑娘,客人…”凯尔低下头,他的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他没有被教过该如何应对这种情况。

“先坐下小兔子。”另一个男人把凯尔按下来,“我们啥也不干。”

“对对对。”另一个男人附和到,说着把一把绿色的钞票塞进了凯尔胸前薄薄的布料里。

“cheers?”凯尔不知道该说什么,竟举起了一个空杯子说出了这种傻话。

几个男人似乎都被凯尔的举动逗笑了,都举起酒杯碰了碰凯尔的空杯子,一饮而尽,其中一个人甚至把手搭在了凯尔的肩膀上。

凯尔突然想起BEBE告诫他的话,努力对身边的做出一个甜腻的笑容,

“客人,想来一瓶店里新的雪利酒吗?”

“哦?我们正有此意,不过…”男人伸手摸向了凯尔的兔耳朵。

“给我揉一揉。”

“客人,不要这样。”凯尔惊讶地大叫。

“摸一下没什么的。”男人拿出手机,把被握住耳朵的凯尔和自己一起照了下来。

“我想摸他的尾巴。”另一个男人把手伸向了凯尔圆润的屁股。

“你们他妈给我打住!!”一个声音横亘地打断了几个男人的动作。

斯坦恶狠狠地盯着几个图谋不轨的男人,隐隐约约还能听见他磨牙的声音,他一把把凯尔从几个男人中间拉出来,彭的一身把两瓶雪利酒顿在桌面上。

“喝酒!给钱!”斯坦拉着凯尔转身就离开了。

斯坦其实早就醋溜溜地盯着凯尔好一会了,当他看着凯尔在这几个人渣的挑逗下扭动着腰和屁股的时候,才彻底爆发。

休息室里

“你去陪他们干什么?”斯坦冲着凯尔怒吼。

“是你他妈让我来的,这是我的工作!”被自己的SBF冲着鼻子吼,凯尔觉得很委屈。

“那你也不该让他们乱摸你!”

“我没有,我挣扎了!”凯尔努力地争辩。

“那这是什么!?”斯坦抽出凯尔胸前地一把美元,啪的扔在桌子上。

“你弄疼我了!”凯尔哀嚎,“斯坦你今天火气很大!”

“我就看不得你和别人腻在一起!斯坦咬咬牙,粗鲁地把凯尔按到了墙上,咬上了凯尔的嘴唇。

——TBC——

卡肉了。





【HP paro/R18】错误与迷恋

HP霍格沃兹 paro,时间操作为5年级的四人。

内容源自于南园的一些剧集,其中涉及到1507/08(斯坦艾斯伯格那两集),如果没看的请先去看,预警。

有一些我之前一个条漫里的内容,不过我修改了一些。

style/cartyle(主要),有r18是cartyle,但是是假车高亮注意。

斯坦的精神一直在走下坡路,没有人发现。

他曾经被誉为格兰芬多的黄金男孩,魁地奇明星击球手,学生会长的候选人,如今一个人瘫倒在废弃的盥洗室旁边,身边都是滚落一地的酒瓶。

“你怎么老在这里!你已经几天都没有打理过了,看看你凌乱的袍子和脏兮兮的头发!”桃金娘又钻了出来,她烦躁地左右飞来飞去,叽叽喳喳地大叫,没人能忍受她的嘶哑尖利的发神经。

“桃…嗝…金,我越来越发现这个学校就是,都是屎!只有喝酒能让我看到一丝快乐!”斯坦勉强地抬起头,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劣质酒精的气息,那感觉真让桃金娘都想皱眉头。

“你说话的语气真糟糕,怎么,你以前不是过得快活着吗,现在又怎么了?”桃金娘悄悄地飘地远了一点。

“我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小孩了,我…成熟了。”斯坦翻了一个白眼,又灌了一口酒。“当你老了,一觉醒来,你突然发现自己对曾经喜欢的东西突然就厌倦了,感情随着事情的变迁似乎就是一瞬间的事…”

“真可惜,我不会老了。”桃金娘的眼里流露出一丝同情。

“没有一个人理解我,这个学校的屎他们压根看不见…”斯坦停顿了一会儿,“TMD他们都是屎!”

“你病了。”

“我很好。”

“那你说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长久的沉默,斯坦发现身边也没有酒了,他歪歪扭扭地躺在地板上,眼睛里空空的。

“透彻的悲伤。”




为了不因为逃课给格兰芬多扣太多分,又给自己灌了一大瓶酒后的斯坦还是从盥洗室的地板上爬起来了,他打算去找找自己的朋友凯尔,尽管他几天前才把凯尔气走,他仍然相信凯尔也许能理解他。

斯坦走去图书馆,在非上课的时间他总能在那儿找到凯尔。凯尔,这个勤勤恳恳的巫师在曾经的四个学年里包揽期末考试的第一,而且是压倒性的第一,在3年级的时候就曾被誉为格兰芬多的万事通先生,又因为可爱的脸在4年级时被选为格兰芬多的院花,本人知道之后原本生气地打算去揍那个提名他的人,最后得到的答案却是“格兰芬多没有什么女孩子嘛”。想起这些事,斯坦又感觉有点乐了,虽然他现在头发耷拉着,长袍还沾有水迹,脸上有污泥,眼前都是屎,但明显有精气神些了。

可是现在凯尔并不像往常一样一个人默默读书,或者时不时拿起羽毛笔抄抄写写,他和一个人呆在一起。

如今一个格兰芬多和一个斯莱特林呆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毕竟斯莱特林里也有受欢迎的,有可爱的巫师,比如肯尼,凭着他温柔又直接的性格在女孩子里尤受欢迎,如果你想揉揉他蓬松的金发,他还会笑嘻嘻地把头伸过来。

但符合这两个身份的如果是凯尔和卡特曼的话,那就让人太吃惊了。旁观的人只知道他们从一年级的时候就开始争执不断,卡特曼看不起凯尔是麻瓜出身,凯尔讨厌卡特曼的傲慢无礼,看上去他们似乎恨透了的对方,但只有凯尔自己才知道,从某个时候开始,卡特曼对自己的态度就渐渐地有了微妙的改变,虽然还是争执不断,但言语中少了一些刺耳的脏话。当他们碰面的时候,卡特曼打招呼的方式也从“泥巴种!,布洛夫斯基!“麻瓜巫师”转变成了“嘿,凯尔!”这些改变都很微小,但一向心思细腻的凯尔能够发现。

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呆在一起,这是因为几天前的一件事。

那是斯坦还没躲去桃金娘的盥洗室的时候,在格兰芬多的休息室里,凯尔找到他讨论黑魔法防御论文。

“斯坦,你写了加里森教授的黑魔法防御的论文了吗?”凯尔抱着书走到瘫在沙发上的斯坦旁边。

“加里森那种屎老师的课你都听,写不来。”斯坦头也没抬一下。

“那…不如我们去图书馆查查资料一起写吧。”凯尔笑着圆场。

“黑魔法本来就是屎,去图书馆干什么,看百屎图鉴吗?”

“斯坦?你怎么了?我不太懂你为什么老这么说,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凯尔觉得恼火,他不懂为什么斯坦变成这样了。

“我才是不懂你们怎么突然都变成屎了!”突然的,斯坦转过身来怒吼。

“你太愤世嫉俗了,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凯尔摇摇头,转身想要离开,仅仅走了一小步后,凯尔又转过身来,他期盼着斯坦可以留他一下,可是斯坦已经转过身躺下了。

于是凯尔一个人来到了图书馆,他尽力地想让自己脑袋放空,尽力去放下斯坦的事,实际上,斯坦的反常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总是对着凯尔张口闭口地屎,似乎一夜之间整个世界都变成了污垢。

找到一个位置后,凯尔开始操心他的论文,凯尔对黑魔法防御术掌握的虽然说不上是专精,但还是挺不错,可今天他似乎碰上了难题,他始终难以静下心来,论文也不断僵持着。最后明明没有人对他说“除你武器”,他还是缴械了,愤愤不平地趴在一摞书上。

直到一根魔杖敲在了他的头上。

“谁阿?”凯尔吃痛地回头。

“哟凯尔,今天怎么没和你那个SBF腻在一起,你们分手了?”一个大讨厌鬼——斯莱特林的卡特曼在后面阴阳怪气地讲话。

“你闭嘴,我在忙我的论文。”凯尔悄悄挡住了自己画花的草稿,因为这个看上去游手好闲的埃里克卡特曼比他擅长黑魔法防御术多了——在卡特曼三年级的时候,他为了炫耀,就曾在一群斯莱特林面前召唤出一只守护神兽。

“看上去你出师不利啊,万事通先生。”看样子卡特曼明显发现了凯尔的小动作。

“啧…”凯尔有点脸红,虽然气愤,但这是事实。

“凯尔先生,实不相瞒我已经写——完了,如果你肯求我——我不介意接济你。”卡特曼说的又慢又长的,好像想让凯尔听清楚自己的每一个字。

“去你的fat ass!谁要你的接济!”凯尔气呼呼地转过身,直接翻来了一本书,尽管他发现自己压根看不进去。

“凯尔,凯尔?真的不要吗凯尔?凯尔?凯尔小姐?”

“你好吵啊!!”凯尔生气地把书盖在了卡特曼脸上。

“——图书馆里——安静!!”远处传来刺耳图书馆管理员的呵斥声。

“哎哟震死人了,这个老妖婆。”卡特曼抖了一下,捂住了耳朵。

凯尔看了看面前这个混蛋,又看了看自己的论文,叹了口气。

“来吧,我看你能说些什么。”

“礼貌呢凯尔?”

“pleaseeeee——”凯尔恶狠狠地盯着面前的人,几乎是从牙缝里对着卡特曼挤出这个词。

“你早就该这样了小凯尔。”卡特曼露出了一个油腻的笑容。

“你真恶心。”凯尔把坐在他身边的卡特曼推远了一点儿。

“你是怎么想的,黑魔法防御。”卡特曼问凯尔。

“我发现常用的防御咒语有一个共同的体系,他们的施用方式和咒语也许有一些共性,嗯…那…也许我们也可以对他们进行一些改良……”

“停,停停,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卡特曼皱眉,“我觉得,黑魔法防御嘛,那应该先对黑魔法进行一些理解和阐述,这样黑魔法防御术才能对症下药。”

“黑魔法…?”凯尔歪头,他对黑魔法不太了解,他只见过别人用过一次。

“嗯比如…凯尔你会隔音咒吗?

“嗯。”凯尔点点头,挥动了一下魔杖。

“awsome,看这儿。”卡特曼掏出一直小蜘蛛,“看,这是一只蜘蛛,然后——”

“crucio!”(钻心剜骨)

好像是一句很简短的咒语,但蜘蛛却瞬间扭曲起来,它触电般地抽搐着,它的每个动作都传递着痛苦的讯息。

凯尔吓坏了,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拿出了他的魔杖对准那只可怜的蜘蛛。

“Finite Incantatem!”(咒立停)

“你干什么卡特曼!你怎么能对一只蜘蛛用钻心咒,那是不可饶恕咒!”凯尔惊愕地大叫!

“你不觉得你做的很好么,你看他已经没事了。”卡特曼把蜘蛛举到凯尔眼前,它又重新开始缓缓地爬动。“这就是我想说的。”

“………nice idea…”凯尔呆呆地,似乎明白了什么,对着卡特曼笑了笑。

“不过!”凯尔一把揪住卡特曼绿银相间的领带,“你——是怎么学会钻心咒的!?”

“我只会一点儿,我曾经看过禁书。”卡特曼对凯尔挑挑眉,把凯尔的手拿开,“我相信你也看过。”

“那可是不可饶恕咒!”

“那又怎么样?我说你就是磨磨唧唧娘们唧唧的。”卡特曼无所谓地耸耸肩。“你要是想知道,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我们去个安静点的地方。”

“……”

凯尔点点头。

不可否认,卡特曼在某些方面是个天才,并且富有煽动性。

于是凯尔就和卡特曼在一起在图书馆泡了几天,当然,仅是学术讨论,于是就有了开头那样一个格兰芬多和一个斯莱特林坐在一起的画面。

斯坦在图书馆里摇摇晃晃地游荡着,搜索着凯尔的身影,终于在一个角落找到凯尔了。

“凯尔?”

凯尔转过头看见是好像还醉醺醺的斯坦,他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来走了过去。

“怎么了斯坦,我正忙着呢。”

“凯尔…凯尔,我们重新开始吧,我不是以前那个我了,这个世界都是屎,它是一个阴谋,我们要一起去打败他!”斯坦走上前,给了凯尔一个大力的酒气冲天的拥抱,他也不知道自己说的阴谋是什么,也许是别人告诉他的,可他就这么想。

凯尔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他退了一步,对斯坦说:

“斯坦,你老是这样,我受不了了,我想开始新的生活了。”


“凯尔你怎么就不信我,这学校明明都是屎,你不要走!”

“斯坦,覆水难收。”凯尔摆了摆手,转身向卡特曼走过去。

“凯尔…?”斯坦跌跌撞撞地向前走了一步,他的瞳孔被放得很大,似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又有气无力地说:

“凯尔,我爱你。”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爱,他只想挽留一下凯尔。

凯尔真的停下来了,他转过身子,咬了咬嘴唇盯着斯坦。

也许斯坦再说一句话就能留住凯尔,但一阵火气涌上他的大脑,占领了他剩余的理智,他恶狠狠地对着自己的SBF比出了一个中指。

“操你妈凯尔,你就是一坨屎!”

凯尔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我爱你…”斯坦喃喃,但凯尔没有再回头了。







直到斯坦离开了之后,卡特曼才开口:

“很难过?”

“闭嘴,继续吧。”

“喂,你从刚才回来就一直不说话。”

“我现在说话了。”凯尔的语气很敷衍,但卡特曼注意到凯尔的眼眶已经红了一圈,他的睫毛上已经沾有了水痕,微微地颤动着。

“让我猜猜,那个格兰芬多对你做了什么?”卡特曼侧过身子,以便他能正面看着凯尔的脸。

凯尔倒吸了一个气,他的脸颊鼓鼓的,似乎马上眼泪就会流出来,他疯狂的眨眼睛,不想让自己在这个混蛋面前露出这样脆弱的一面。

“喂!”卡特曼叫了一声,凯尔没有反应。

“喂?”

“喂!”卡特曼看着凯尔一点反应都没有,生气地直接揉了揉凯尔毛绒绒的脑袋,“不要发呆了!”

“你他妈的怎么不听人讲话啊,先把我当成一个低配格兰芬多好不好,想要得到一个O的话(outstanding,杰出,完美),就好好看着你的论文吧凯尔。”卡特曼盯着凯尔,也许凯尔迷迷糊糊地还没意识到,这是他们第一次四目相对,看的卡特曼有些脸上发烧。

“好。”凯尔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装出一副什么也没发生过的神情,又拿起了羽毛笔。

之后进展的很顺利,只是卡特曼看着凯尔的侧脸,看着他苍白的侧脸,看着他无助的眼神,他觉得人与人直接不过隔了一层几厘米的皮肤,纵使苦乐并不相通,但自己仍能感受到凯尔颤动的悲恸。

但是卡特曼内心却燃起一团火,燃起一丝狡黠的喜悦,他本来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凯尔是他的一个猎物,脆弱的猎物最容易正中猎人的靶心。

在凯尔终于完成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再看一遍,卡特曼就拍拍他的肩膀,笑着说:

“要不要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反正自己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了不是吗,凯尔心想,不如就答应他吧,于是凯尔点了点头。


在卡特曼带着自己一路横冲直撞后,凯尔来到了一个自己从来也没到过的地方。

“这是哪儿?”凯尔质问道。

“级长盥洗室。”

凯尔吃了一惊,他不知道这个一肚子坏水的人是怎么当上级长的,谁知道他背地里干了什么,但让他拥有权力并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但愿你真的能做个级长。”凯尔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

不过卡特曼并没有介意,他对凯尔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示意他进去。

一个游泳池一般大的大浴池,凯尔眼睛都瞪大了,他甚至开始怀疑卡特曼是不是因为这个浴池去当的级长。

“进去吧,真的很放松。”说着卡特曼开始脱掉他的上衣和裤子,凯尔还在发呆,他就已经溜进去了。

但凯尔迟迟没有动,转来转去地好像在找什么。

“嗯?哎呀,更衣室在那儿,你真他妈的小娘炮。”卡特曼笑出了声,向他的右后方指了指。

凯尔有点生气,冲卡特曼比了一个中指。

很快,卡特曼还哼着歌,凯尔就悄悄地从他的后方溜了进来。

“感觉怎么样?”卡特曼瞟了一眼缩在水里的凯尔。

“很好啊。”

“那当然——也不看看是谁的盥洗室,这儿四周有大约一百个金色的水龙头,会喷出各种各样混着热水的泡泡浴液,能够极大地放松神经和帮助睡眠,墙上还挂了一幅美人鱼的画像,一般人可找不到这里。”卡特曼的眼神神气极了,

“不过,只要你想来…这都是你的,凯尔。”

这突然的话显然吓了凯尔一跳,“真,真的吗?”他满脑子都是疑惑,他觉得他们的关系好像不至于这么好。

“不,你不是卡特曼。”

“我是,小姑娘。”

“去你的…。”凯尔没有再说话,他缩在水里,这让他感到很舒适。

肉看这儿

http://m.weibo.cn/3128387673/4140700314796922


卡特曼还没有正人君子到会把凯尔送回格兰芬多塔楼,他把凯尔抱回了自己的卧室——斯莱特林宿舍。

正在卧室里和自己玩巫师棋的肯尼看见一脸颓废的卡特曼回来了,站起来给他打了个招呼。

“hey ummm,你的脸色看起来就像打炮打了一半的样子ummm。”肯尼的帽子遮住嘴,导致他说话老是不清不楚的。

“你他妈说的也差不多。”卡特曼郁闷地耸耸肩。

“哟你还带了个小妞回来,出自了啊胖子。”肯尼好奇地凑过来,但被卡特曼暴力地推开了。

“你他妈怕不是个瞎子,这是那个格兰芬多的凯尔。”

“卧槽uuummmm!”(你连格兰芬多的院花都泡到了?!!)

“神他妈院花你有多远滚多远。”卡特曼给了肯尼一个中指,把凯尔放在了自己的床上。

肯尼还想进来看看,却被卡特曼挥舞着魔杖赶了出去。

卡特曼把凯尔的袍子脱下来,默默地注视着他光洁的躯干。

“艺术品…”




当凯尔醒过来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斯莱特林墨绿色的徽章和墙壁,银色的窗帘外,是浮动的波光。

“喂,你身体可真不行,那个胖子说他念咒的劲不大,但你居然睡了这么久。”金发的男生坐在一旁的藤条椅上,笑嘻嘻地和凯尔打招呼。

“肯尼?…卡特曼人呢?”凯尔头很疼,他努力地回想发生了什么,是图书馆,是级长盥洗室,是奇怪的燥热,是一阵刺眼白光之后的

——

“stupefy——”

“他不在,他毕竟是级长,去行使淫威了。哦,他让我把这个给你。”肯尼递来一瓶魔药。

“他问了好几个魔药教授,最后拿到了这个,治你那个朋友的艾斯伯格症的。”

只是一瓶很小的淡紫色魔药,没有香味,不会发光,装在一个很普通的瓶子里,就足以扭转所有的错误,让几个人的生活重新回到原来的样子。

end




灵感来自斯坦艾斯伯格那两集,浴池灵感来自毒瘾婴儿那集,因为在这几集里,坦凯胖之间的关系有了各种复杂的改变,总之很对我的口味,原本想写一个各种心照不宣,互相背叛的黑暗的故事,但想了想还是放弃了,于是写了这样一篇,也设置了一个开放的结局。





智障的师生paro胖凯
本来觉得胖子这种人怎么能当老师,然后想了想加里森都能当老师好像胖子也不是不行

是签绘。

—拨开迷雾看未来—
灵感来自HP里的书《拨开迷雾看未来》,所以是HP设,坦哥用的也是发光魔法(荧光闪烁)。
至于凯凯的头发,本来就有那么多吧。
以及,身高差真的是没注意不小心的。

【凯中心/HP paro】霍格沃兹是最好的魔法学校(04)

四、我想你们在草药学课堂上应该学会感受宁静而不是大吵大闹

我又开始写我的小破文儿了,本章有胖凯,style和轻微stendy注意避雷

Christophe在说完那番话之后很快就后悔了,要是他有一个时间转换器,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回溯时间以阻止自己冲动的行为。

不过那之后,凯尔总是派猫头鹰(一只机敏的雪枭,大概是他好朋友斯坦的)送来一小包灌心软糖,一张小贺卡,时不时捎一小段话,例如:

“教授我开始养风信子啦”
“天气转凉了,教授你注意加衣服哇”
“我的猫今天叼走了我的《魔法药剂与药水》,让我找了好久”

每次看见凯尔送来的小礼物,Christophe紧绷的脸也会舒展开来,似乎自己的冲动也不坏。

————————————分割线————————————

在霍格沃兹的学期过半后,学校对排课做了一些小调整,原本和拉文克劳一起上草药课的格兰芬多迎来了新的伙伴——斯莱特林的朋友们。

“什么嘛,为什么要调整?”斯坦坐在绿屋里闷闷不乐地自言自语,“我觉得拉文克劳很好,我就很喜欢他们蓝色的院服。”

“你是想看见wendy吧斯坦,你其实可以去拉文克劳交际厅直接找她。”

“我想我进不去,凯哥。”斯坦翻了个白眼,从兜里摸索出一个巧克力蛙递给凯尔,“吃不吃一个?”

斯坦还把巧克力拿在手上,凯尔就直接咬了过去,把巧克力夺了过来,一边满意地嚼着一边说:“你知道我向来不拒绝甜食的,坦哥。”

“看来我得去学一个防蛀牙魔咒。”斯坦在心中叹气。
吃完巧克力蛙以后,凯尔带上手套,开始准备他的小土锹和木桶——他一直觉得这两件东西很可爱。

“诶凯尔,这好像不是你原来的手套啊。”斯坦很惊讶,凯尔戴着一双崭新厚实的,有着细腻纹理的龙皮手套,和他以前那副淘来的旧手套很不一样。

“教授前几天送给我的。”凯尔小声说。

“什么呀,谁送你的?教授是你的亲戚吗?哦不,我想你一个麻瓜怎么会有巫师亲戚呢?”
这是一个傲慢讨厌又熟悉的声音,凯尔大概已经猜出了这个声音的主人,不情愿地转过身子。

“啊,Eric cartman,梅林的胡子。”凯尔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儿。

“你怎么得到这个的,看你这个泥巴种穷光蛋样儿,不会是从哪儿偷来的吧,也是,教授怎么会给你礼物。”肥胖的巫师阴阳怪气地讥笑着。

“住嘴!别在这儿诽谤我,fatass!!”凯尔强烈的自尊心不能忍受被他人诋毁,他的双颊都气红了,好像随时会爆炸,几乎就想把魔杖拿出来抵在面前人的脑门儿上。

“你叫我什么?我不是胖!我是…”卡特曼刚想发作,就被身后的人捂住了嘴,他身后本来用兜帽挡住脸的男孩拉下兜帽,露出了他有点乱糟糟的金发,幸灾乐祸地笑着说:
“我觉得fatass这个称呼很天才,你别理他,他就是很混蛋。”

“Kenny!!”卡特曼不满地大叫申诉。

“没错,我叫Kenny,你可以叫我肯,你是?”肯尼盯着凯尔。
凯尔觉得这个金发的男孩倒不像那个胖子那么讨厌,他的语气懒懒散散的,但是很温和,于是他伸出了手,

“凯尔,这是我的朋友斯坦。”斯坦从凯尔背后探出脑袋和肯尼打了个招呼,肯尼也很自然地伸出两只手和斯坦凯尔握了握。

他们似乎已经忘了被晾在一边的卡特曼,正抄着手,用黑压压的脸看着他们。

凯尔瞥了一眼卡特曼,并没有和他打招呼。

“同学们,安静。”教授的声音从走廊的一段传来,大家急忙到离自己最近的座位上坐好,凯尔刚刚坐稳,只听见卡特曼小声地说:

“啧,我真不想和这种人坐在一起。”

凯尔皱了皱眉头,恶狠狠地看了卡特曼一眼,“谁不是啊。”他说。

好像赌气一样,他们各自扭过头看向另一边。

教授敲敲桌子,清了清嗓子开始说:“我们这节课来学习曼德拉草的培养,他们的根与人形相似,惧怕寒冷,一旦离开土壤便会尖叫,一会儿你们拔出来的时候,一定要戴好耳罩,否则曼德拉草的尖叫可能会导致你们昏厥。”

很快,曼德拉草的尖叫声就肆虐了整个屋子,一些受不了的学生马上有把手中的植物塞回了土壤,即使这样也该没有缓过来。即使凯尔做好了心理准备,望着尖叫的曼德拉草,他的表情也很狰狞。
突然的,一个人掀开了凯尔的耳罩,露出了凯尔红红的卷发,让刺耳的尖叫声如洪水般灌进了凯尔耳朵里,毫不留情地摧残着他的神经。

Eric cartman,罪魁祸首嬉笑着。

“卡特曼!!你在干什么!”斯坦尖叫,他奔向凯尔给他带好耳罩,而这时的凯尔已经双眼炫光瘫在了斯坦怀里。

“啊?是我干的吗?”卡特曼的表情很无辜。

“你是故意的!”斯坦怒吼,他举起拳头准备一下子把卡特曼呼到地上。

“都给我停下!”教授眉头紧蹙地大步走过来,一行人看到教授豺狼一样的表情瞬间安静了下来,僵持着一动不动。

“你们应该学会在草药课上感受宁静,而不是这样大吵大闹。”教授恶狠狠地盯了盯卡特曼和斯坦,“我带凯尔去医生那儿,你们在这个自习上课!”

“这课哪里宁静了。”卡特曼小声埋怨。

“至于你,cartman,你的行径恶劣,将给斯莱特林扣10分,而格兰芬多将获得10分。”

“等等格兰芬多做了什么屁事儿可以加10分?”卡特曼疑惑地大叫,可Christophe没有理他,抱着凯尔转身离开了。